法律

日本在加入亚投行问题上缺乏关键决断

2019-06-14 22:42:4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日本在加入亚投行问题上缺乏“关键决断”

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简称“亚投行”)筹建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。日本作为地区第二大经济体,在失去3月底前申请加入、获得“创始成员国”资格的有利机会后,至今仍纠缠在基于浓烈先入观和本位观的利益得失之中,显得十分缺乏“关键决断”。

随着多数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及一些跨地区国家“滚雪球”般地申请加入,日本的姿态显然已不再淡定,甚至显得有几分慌乱。同时显现出的基本心态是:因应安倍访美日程,日本刻意在中美之间摇摆,借势抬高自身地位与要价,谋求“在利益化前提下加入亚投行”。

日本媒体披露,自民党内有批评称,到目前已有超过50个国家或地区表明参与亚投行,西方七国集团(G7)中除了日美两国更是多数已宣布加入,“政府事先对各国动向情报搜集不够充分”。

还有声音指责日本财政部门态度不够积极。不过,在日本政府高层,麻生太郎作为主管财政系统的副总理兼财务相,却是早公开表示“不是没有探讨是否参加的可能”的。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4月8日也表示,可能在下周举行的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上提起亚投行话题,“政府方面正在研究,此时我不便赘言。”相比此前的“慎重”立场,黑田此番“不表态”实际上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原首相福田康夫日前也很明确、坚决地表示:“(日本)没有理由拒绝参加亚投行。”

首相安倍晋三,则指示自民党在5月底前拿出具体意见和建议。为此,自民党8日召集各路专家成立了一个专门“学习会”,目的是“强化相关情报搜集和研究”,以资终决策。

《读卖》9道称,日本政府已梳理出了一些应对方针。如果加入,比照自身经济规模,日本初期出资可能在1320亿到1800亿日元之间;扩大融资规模后,则可能增加到2520亿到3600亿日元之间。日本政府同时认为,即便如此,也不见得能确保日本获得与出资额相匹配的影响力,因而“应继续从外部施加影响”。

有关方面也分析了加入亚投行对日本的利弊得失。一方面,日本有一些担忧: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可能导致银行被恣意利用;如果发生无序借贷,可能损害其他债权者或发展中国家的利益;可能引发国际开发事业中金融国际标准的混乱;导致日本的存在感和影响力相对削弱;对日美关系产生不良影响。另一方面,日本也承认:加入亚投行对促进中日关系的改善有直接作用;可消除有关日企未来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市场不利的担忧。鉴于此,日方目前的方针是:不否定将来加入的可能,同时继续从外部要求亚投行融资审查基准透明化,等等。

据日本媒体报道,外相岸田文雄下周将出席德国G7外长会议,到时可能就亚投行问题与有关国家展开协商,加强相关资讯搜集,同时游说各方就“亚投行按国际标准运营”问题施压。在6月上旬的德国G7峰会上,安倍也将提到相关话题。NHK电视台9日晚节目更提到,在4月28日华盛顿日美首脑会谈中,安倍可能就亚投行话题与奥巴马“说道说道”。

日本民众注意到了共同社9道的两则消息—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总裁拉加德当日在华盛顿演讲时强调:“为了提振世界经济增长,有必要与中国主导成立的国际金融机构亚投行等加强协调”;世界银行总裁金墉也表达了与亚投行合作,并扩大与国际金融结构之间协调关系的意愿。

日本智库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专家濑口清之认为,日方应谋求尽早加入亚投行。在4月9日的日本外国中心会上,濑口先生深入分析了中国近年宏观经济运行态势,对中国经济的“新常态”表示乐观,并认为,中国经济稳定增长对日本和周边国家都是巨大的利益;中方主导成立亚投行,有稳定并扩大自身出口的考虑,但宗旨是多边共赢,不代表必然要与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争霸;美国并非完全不同意日本加入亚投行,相反有可能促日本加入,让日本充当“掺沙子”的角色;亚投行呼应了国际市场的迫切需求,遭到否定和抵制的可能性很小。

濑口先生担心,如不加入亚投行,日本今后对地区的影响力就会被削弱。他进而主张日本应该尽早加入亚投行。一是争取“进圈子”参与谈判;二是通过谈判掌握相关信息,以有助于终判断;三是可因应美国期望,作为地区的G7国家加强对谈判进程的影响。

参与亚投行这样里程碑式的国际合作事业,需要相关各方高度的政治信赖。但注意到,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日前访问东京,受到了日方的高度重视,卡特有关强化日美同盟及美国“亚太再平衡政策”的一些言辞,被一些日本媒体解读为日美将强化合作,“以全球性规模应对中国”。对于中国青年报的上述疑虑,濑口先生的回应十分简要:“个别日媒的类似解读是不负的。首脑会谈与高层互访,是增强中日政治信赖的关键所在。”

本报东京4月10日电

原标题:日本在加入亚投行问题上缺乏“关键决断”

稿源:环球

作者:

雀斑
染发皮炎
鉴别诊断
分享到: